全国服务热线:+86 132 6813 2999
公告:
欢迎访问金牌代孕网,法律操作,安全第一!
详细内容 当前位置:代孕首页 > 代孕新闻 >
观影:《代孕者》“十月怀胎只是客人”时间:2017-05-12   编辑:金牌代孕
前段时间,代孕问题引发了很广泛的讨论。
  很多人认为,不孕的人不应该为了孩子做到这样的境地,而是要接受自己不能拥有子嗣的事实。

  也有很多人怀疑,代孕不就是再一次把女性当作生育工具吗?这样符合伦理吗?是不是会诱发犯罪?

  今天的观影《代孕者》,是BBC探访了印度著名的代孕中心后所拍摄的纪录片。我们想跟你一起去看看最真实的代孕者们,获得更多角度的思考。

代孕屋是怎样的存在?
  印度的安纳德镇从前以生产奶制品而闻名,但如今,却有越来越多世界各地的访客来到这座小镇。

  这儿的一间房子里住着一百多位孕妇。她们所怀的宝宝会被送到世界各地的夫妇手中。

  代孕屋位于安纳德镇的郊区,它被分成一间间宿舍,每个屋子最多住10个人。

  每个女人最多只能在这里代孕三次。因为需要严格控制维他命的摄入量,保证足够的睡眠。她们的三餐和药物都由专门的保姆准备,并且送到房间里。

  代孕母亲都通过严格分期付款系统领取薪水,平均一次代孕的薪水是8000美元,生了双胞胎是10000美元。

  三个月内流产,是600美元。3个月后流产,会得到1200美元。如果怀到6个月以后,不论婴儿是否存活,代孕者都会拿到全部的费用。

  值得一提的是,印度的体力劳动者和农民一周只有不到13美元的收入。代孕所得的8000美元,对这些印度妇女而言,无疑是一笔可以改变人生的巨款。

最有争议的印度人之一
  上述所有工作都是由帕特尔医生带头完成。过去的十几年来,她用试管婴儿代孕技术,培育并亲自接生了数百位婴儿。

  从1999年开始,帕特尔医生就一直在做试管婴儿,但从来没有接触过代孕。

  她找遍全印度都没有找到一位代孕妈妈,最终孩子的祖母志愿提供子宫。这个案例受到很多人关注,有很多夫妇开始向她寻求帮助。这就是开办代孕项目的起因。

  印度最有名的杂志之一《周刊》在2009年出版过一篇“25位最有争议的印度人”,帕特尔医生就是其中之一。

  她坦言,自己曾受到批评,有人说她是在买卖孩子,压榨贫困妇女来牟利。她还说,自己现在也正面临指责,以后也会一直如此。

  医生们也认为代孕不道德、不人道、完全是剥削,对她避之不及。

  她的确度过很多无眠的夜晚。但她从不认为代孕是一件不符合道德的事情。在她看来:

  社会上的每一个人都试着使自己过得更好,代孕者付出自己的时间和身体来帮别人获得梦寐以求的孩子,以此获得高额报酬来使自己过得更好,这是每个人自己的选择。

  代孕者和委托人成功的故事,推动着帕特尔医生一直继续下去。

  一对委托人夫妇说:“会用尽一切方法,因为我们想成为父母,我们想有自己的孩子”

使用代孕的委托人,是什么样的?
  山姆是澳大利亚人,妻子亚娜来自塞尔维亚。45岁的亚娜自从得过一场重病,就再也无法生育了。

  在澳大利亚,商业代孕是一种刑事犯罪。在安纳德,他们迎接了第一个宝宝的出生。为了这一天,他们等了11年。

  在经历了10年的怀孕失败之后,49岁的Amy和丈夫选择了代孕。她无比地感激代孕妈妈带给她的这份厚礼。

  62岁的英国医生迈克尔和33岁的俄罗斯妻子维罗妮卡正处于代孕的第一个阶段——制造胚胎。

  直到22岁时,维尼卡才知道自己缺少一个卵巢和一个输卵管,生来不能怀孕。她觉得,代孕是此生能有孩子的最后机会。

  53岁的芭芭拉,和丈夫结婚之后就打算要四个小孩,已经花了数十年去努力怀孕。

  但梦却破碎了。就像是每月举行一次的葬礼,每次流产都令夫妻俩痛苦不已。而且一次次的药物使用对芭芭拉的身体产生了很大的伤害,最终进行了子宫切除手术。

  帕特尔医生为她联系了一位印度妇女捐献卵子,并找了另外一位妇女做代孕妈妈,终于结束了她31年的求子旅程。

提供自己子宫的代孕者,都是什么样的?
  28的帕皮亚是第二次代孕,她刚刚完成了胚胎的植入。如果失败的话,只能拿到60美元离开。

  她说,如果自己做完代孕拿到钱,就用赚到的钱买房子。不过这笔钱并没有如她所愿用于买房子。她把钱给了还没有嫁人的小姑。

  28岁的凡桑迪已经是两个孩子的妈妈,现在为一对日本夫妇代孕。

  她用做代孕的钱供孩子上学。居然有能力让孩子读英语学校,这让她打心眼里感到高兴。

  不仅如此,以前一家七口缩在一间小房子里,现在代孕赚的钱让他们重新盖了有两三间屋子的新房子。丈夫也支持她的代孕工作。

  代孕帮她实现了梦想,拥有了更好的未来。但是她永远都不想让女儿做代孕妈妈。

  伊丹是芭芭拉的代孕者。结婚之前,她生活得很艰辛。父亲在一家面粉厂上班,后来厂子倒闭,她不得不辍学,没有继续接受教育。

  她说:“我还是希望自己的孩子能去上学,我这辈子可能也就这样了,但他们还能生活得更好啊,不是吗?”

代孕生出来的孩子就像是在子宫住了九个月的客人
  帕特尔医生在开始代孕前,明确告诉每一位代孕妈妈,9个月后生下来的婴儿属于委托人。要把代孕这件事看作是照顾在自己家住的客人九个月,然后让他离开。

  尽管如此,并不是所有人都能一下子接受和孩子的分离。

  对于代孕者哈尼费,虽然为孩子的降临感到开心,但分离的时刻还是让她感到有点难过。她一遍遍叮嘱委托人,一定要照顾好孩子。

  伊丹在第一次做代孕时,只和她的双胞胎孩子呆了八天。她不知道他们的地址,但每当看到小孩聚在一起,就会想起他们。

  而这一次,委托人觉得多一个人爱自己的孩子没什么问题,所以她可以与小宝宝有更多相处时间。

  当然,也更加舍不得他的离开。她淡淡地提到,没有人会理解,只有代孕者自己知道这会有多痛苦。

  在帕特尔医生经手的500位代孕妈妈中,有两位在孩子离开后10天还是异常思念,产生了一些心理问题。

「成为更自信的女性,并且感到自足」

这是帕特尔医生想在代孕者身上看到的东西
  帕特尔医生每两周去一次代孕屋,看看代孕者们的情况,倾听她们的要求,指导她们的代孕收入。

  她会教授代孕者们不同种类的室内课程(美容师、缝纫师、刺绣工等等)。她告诉妇女们,不可能永远做代孕,还有很长的人生要过。

  学习了这些简单技能,她们在离开代孕屋后,也能有一技傍身,足以生存。

  还会向她们传递一些「不同」的的思想:

  在帕特尔医生代孕事业生涯的第十年,她有了新的计划:建造一间由代孕母亲经营的代孕医院,代孕者、委托人和宝宝都在同一屋檐下。

  纪录片到这里就结束了。有人认为,帕特尔医生是具有人性关怀的女权主义者,也有人认为她是压榨底层妇女、彻头彻尾的商人。我们没有身在其中,很难做出评判。

  以前小编在不了解代孕这个行业之前,也隐隐觉得代孕有违伦理,会看到很多代孕的坏处。

  但看完这部纪录片,看到代孕者依靠代孕改变自己的人生,看到一对对无法怀孕的夫妇通过代孕有了自己的孩子,我无法继续心安理得地站在反对代孕的一方了。

  因为片中的每一个人,都在努力地活着,努力地活得更好一点。

  片中记者问了那些来购买代孕服务的委托人一个问题:“有些人可能会说,某些人就是命中注定不会有孩子,那么通过这种手段要孩子是天经地义的吗?”

而被采访者是如此回答的:
      有些人生来就近视,有些人是先天糖尿病患者,

      但是他们就不能戴矫正眼镜吗,他们就不能注射胰岛素改善身体吗?

      人们或多或少都有身体上的问题,难道我们就不能通过医学的方式,

      来让我们尽可能过上正常的生活吗?

希望这部影片,能让你我对代孕产生一些新的思考。